散文诗吧-百度贴吧--散文诗--区别于和现代诗以它独有的风格在文学上占有一席之地吧为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希望大家共同进步!

2020-03-04 20:27 散文诗歌
主页 > 散文诗歌 >

  《苦楝树》 五月的原野满载着沉重的呼吸 一粒麦子醒来啄开梦的羽衣 舞蹈着月色下如水无痕的呓语 所有的风 都沉睡于故乡的黎明 只有苦楝的花香幽幽地开放 浸亮了林间布谷鸟欢快的歌声 老牛于时光的深处悠闲地安卧 心无旁骛 慢慢地咀嚼着又细又长的岁月 只待成熟的味道和着苦楝的花香 滑过结巢网尘的屋檐 与汗水酿就的苦酒独饮一杯月光!

  在农村长大的姑娘谁还不知道拣麦穗这回事。 我要说的,却是几十年前的那段往事。 或许可以这样说,拣麦穗的时节,也是最能引动姑娘们幻想的时节。 在那月残星稀的清晨,挎着一个空篮子,顺着田埂上的小路走去拣麦穗的时候,她想的是什么呢? 等到田野上腾起一层薄雾,月亮,像是偷偷地睡过一觉又悄悄地回到天边,她方才挎着装满麦穗的篮子,走回自家那孔窑的时候,她想的是什么? 唉,她还能想什么! 假如你没有在那种日子里生活过,你永

  《缘,遇见》 作者:边志韪 缘,即不强求。 年轻时总会因为意见不和、观点相左而争得面红耳赤、不欢而散,最后发现不管孰对孰错,在我们厉声相对之时,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已经越来越远了。但其实,这种距离本身就存在着,或者说,我们之间缺少一种缘,一种可以遇见可以相知相识的缘。可悲的是,我们总不以为然,或者不服,总想在对方的意识里加上一条自以为是的“真理”。这就是强求,但最终也会陷入求不得的悲哀之中。 生活中,我们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食品经营许可证,商标注册等业务,真证,价优,有需要可联系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余光中《乡愁》

  《木质枕头》 作者:边志韪 来广州时买过两个枕头,一个太高,一个太低,都不贵,总之是枕得不舒服。后来得了工资,换了个略贵的,才稍微觉得舒服,但总是爱做梦,睡眠质量也依旧没有提升。直到有一晚在半夜醒来,漆黑的房间里寂静无声,发现自己枕在一块硬硬的东西上(后来发现是一本很硬很厚的书),以为自己正身处在那个熟悉的床头,有着一只硬邦邦的木质枕头的地方。 记忆中,在那个床头睡过几次,但每次都被粗糙且生硬的被子硌

  解封了 一堵厚厚的大墙终于解封了 辽宁人齐努力 李文亮冲出去啦 医疗队奔赴武汉 一方有难 八方支援 辽宁终于冲出去了 共和国的长子 当然不甘落后 全国及世界 一定走向春天的 年轻的医护人员 用生命洗礼春天 他们的代价让我们警醒 再不要吃那些污七八糟的东西啦 生存的价值 在于拼博 但愿人间多一点爱 那一定有美好的春天

  战“疫”韵 刘洲 热血浇灌的晨曦 荡涤黑暗,拓展恋情 泼墨般地将性情洒向 广袤的原野 安泰的城镇乡村 你好,祖国 你好,母亲 : 立于古都大同 向着北京,向着武汉城 吸一口清纯的空气 此时此刻 无尽的 思恋、冀愿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涌入脉动的心中 : 太阳 更新更红 光焰经历了洗礼 正以重逢的姿态 豪无顾虑,豪不掩饰地 亲吻山川、田园、丛林…… : “沉舟侧畔千帆过 病树前头万木春” 大地啊如此多娇 让中华儿女 爱得如此情深 : 汹

  02 贺新郎.春归 王志强 挥手战疫魔。 惊心动魄月余多, 气壮山河。 众志成城铜墙臂, 阻隔小鬼虐狂。 天使白衣裹战袍, 将士神勇降妖王, 中华儿女相助守望。 同心力, 谁能敌! 春阳万里耀东方, 绿染千川景色秀, 大地生机。 海阔白帆近远去, 清风书声随香来。 草长莺飞燕雀闹, 妇孺笑语逐颜开。 看我满眼神州大地。 天更清, 气更朗!

  《不忍回头》 作者:边志韪 上次去看奶奶时,没有买什么东西,只是陪她吃了个饭。我若不来,她一个人的午饭就是昨天或今早的剩饭剩菜,一直在锅里热着。一个人吃饭太过孤单,仅仅是喂饱身体,至于吃了什么吃了多少都没有太多感觉,日复一日,不过在捱日子罢了。只要是我来了,她的热情便高涨了,一开门便要拦腰抱着我,“哎哟,我的崽来了!”。越长大越觉得,她变成了个孩子,而我是那个她倚之为生命、安之为灵魂的“大人”。 “要

  我们去过很多的地方,看到过很多地方的云,也见到过许许多多的人,唯独到不了的,还是一个人的心。 伽蓝持旧,庙宇香火。见流水小桥,西风瘦马,小楼昨夜又东风。今生若是盼得浮生,愿归梦,只缘身在了此山中。自以为是懂得了,很多的大道理,没想到,过不好的仍旧是,你的这一生。 人心的苦,若无人知,我们也就只好各自去安好,或各奔东西。好安好你的意志,与灵魂上坚不可摧的心持慈悲。 惟愿人这一辈子,“知行不易,得过且过”

  站在月亮的边缘,我在想象五千年以后会是什么模样,也在想象五千年以后,夜谈天长虑我则他这两个成语会不会被人们记住,会不会被编入中华成语大辞典。 静谧的夜我想的很美,真的,很美。美的都有些不知所措,美的连月光收藏了微笑都没有感觉到,美的甚至连回家的方向都记不清了。一阵清风吹来,我怎么又开始忧伤了。往事如风,我知道我的辛苦换来的不是什么美好,但它也没有给人们留下坏的印象。我只是在第一时间里把夜谈天长虑我

  张忠武公名勋,字绍轩。德宗光绪十年生于江西奉新。 公少孤贫。投效广西军,预法越之战。日韩衅启,随毅军防守奉天。拳匪乱作,统巡防营防剿,赏壮勇巴图鲁。两宫回銮,随扈至京,谕留宿卫。日俄战后,调奉天,节制三省防军,赏黄马褂。 武昌变起,苏州叛,总督张人骏、将军铁良方与众筹战守,有持异议者,公直斥之。翌日,新军变,公与战於雨花台,大破之。叛军来寇,粮援胥绝,乃转战,退而屯徐州,完所部。人骏、铁良走上海。公

  05 白衣天使 刘洲(云州区) 霞光收下你的暖意 朝阳收下你的甜蜜 口罩挡不住善良的呼吸 防护服飞出春天的绚丽 白衣天使啊天使 救死扶伤临危不惧 苍松书写壮士大义 莲花开出保佑的羽翼 碧血丹心生死相依 延续生命展现神奇 润物无声祈福和风细雨 慈爱无限祝愿瑞祥如意 白衣天使啊天使 解除病痛降魔无惧 竹韵唱响可爱多娇大地 红梅捧出祥和安康日历

  《紧闭的一只眼》 作者:边志韪 灯没坏,但她总是说灯坏了。她用双手在空中摸索着,想要搜寻记忆中的方位,缓慢而又慌张,因此不时会撞上脚下的凳子。 等她终于摸到那根细细的拉绳,她使劲拉扯了几下。嗒嗒几声后,她依旧没有感受到光亮。 “这该死的眼睛,终究是瞎喽……”她又气又恨又悲又伤地哭了起来。 十几天前,她还对我说:“我能看清你这件红色的衣服。”那时的她,还能手握菜刀哐哐地剁猪草。仅凭着对外界的一点点光感,那

  冬风寒凉 冬雨幽怨 生命的音节 一点点 一滴滴 穿越山河,沼泽,平原 听从自然的召唤 盛开陨落 生命的使命 是什么 是获得 征服 屈从 还是忍受…… 枫叶红了落了 菊花开过香气飘散 生命留下的印迹 清晰模糊 雪 在天地间徘徊 云 在微蓝的天空里 自由的散落 片片,朵朵,丝丝… 多少时光缠绵悱恻 多少经历穿越悲凉 生命的过往摇曳着 执着着 追求着 锻炼着你我

  众志成城集结号 曾经我作为一名军人, 站在祖国的边防线。 那是寒冷的北疆大漠。 一年四季风沙蹉跎, 人迹罕至,钢枪握热。 牢牢把守着祖国的大门。 在界碑前职守, 在边境线走过。 一切都是国家的信任与内心的执着。 最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您, 我的祖国。 如今我作为一名, 退伍不褪色。 时刻牢记使命, 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只要祖国需要,随时赴汤蹈火。 有一种信仰叫做奉献, 有一种执着叫做舍我, 有一种愚

  众志成城集结号 曾经我作为一名军人, 站在祖国的边防线。 那是寒冷的北疆大漠。 一年四季风沙蹉跎, 人迹罕至,钢枪握热。 牢牢把守着祖国的大门。 在界碑前职守, 在边境线走过。 一切都是国家的信任与内心的执着。 最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您, 我的祖国。 如今我作为一名, 退伍不褪色。 时刻牢记使命, 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只要祖国需要,随时赴汤蹈火。 有一种信仰叫做奉献, 有一种执着叫做舍我, 有一种愚

  时光 时光匆匆 爷爷奶奶那么年轻 转眼间老态龙钟 我们是满街跑的孩子的时候 父母正如日中天 我们体会孩提的快乐 我们正体验生活的艰辛的时候 孩子们也大了 时光就这样匆匆而过 世世代代就这样经过 我们祈祷人间无病 没有战争 让和平鸽飞跃长空 让橄榄枝招唤新生 人类一辈辈的智慧 研制出更先进的产品 健健康康走过这时光匆匆

  《立春》 1 窗外的吜啾 换了 布谷布谷的歌声 麦地 不再只是喜鹊蹦来蹦去 树枝 也不再是麻雀密密麻麻 天空 传来久违的鸟鸣 像是童年的记忆 一只斑鸠从院墙沿上擦过 清亮的歌声 从两丈多的椿树稍上传过 被誉为神鸟鸱背的声音 有许多 在我童年的百科园里 叫不出名的鸟 在天空飞旋 微信的语音里 我开着免提 让小女聆听春天的鸟啼 立春 是有声音的 在树上,天上 我的耳边 还有积年往月 模糊的童年 像是遥远的呼喊 逝去的,醒着的 2 春天 跌落在松软

  《十五》 一轮满月 亮在东方 空气里散着 烛火的味道 从村头的田野 从家家户户的大门口 红蜡烛 莹莹闪烁 远处传来 稀疏的炮声 禁了一个春节 在年尾的时候 有了硝的味道 父亲 坐在电视机前 戴着花镜 准时地看新闻联播 今天冠状肺炎 新增数量 开始下降 钟南山老院士说 14天一个发作周期 我们需要进入第二个 与病毒抗争阶段 不小心 放响的鞭炮 也许是在驱散病魔 让我们继续 安静地隔离 沉下心 每一名中国同胞 让我们用共同的承诺 去兑现自我隔离 心

  《倒春寒》 一场雨后 一切都湿润,干净和清晰 夜晚 地上结了薄冰 可以看到到冰下的潜水 盆里的土壤 结着针状的冰 像是汴绣里的乱绣 新苗愈加矮小 细小的茎和叶上 溅着黄的泥浆 我把盆挪到太阳的光里 就像缩在家里的孩子 坐在房顶的凳子上 晒着阳光 我把父亲的被子 搭在阳光照到的墙上 这场倒春寒 是场意外的磨难 幼小的花苗 在雨水冲蚀的坑凹里 艰难地挺着头 一种骨力 坚韧而又弱小

  《茶》 绿茶 是一杯春天 毛尖 却是一杯人生 淡淡的苦涩 有朋友问 普洱 我想 应该是一杯沧桑岁月吧

  《声音》 从早晨到傍晚 各种鸟鸣 轻缓而清亮 延绵 像是不倦的乡谣 鸡 圈在菜园的栅栏里 刨着土 不时地咕咕咕 一个声音在树上 一个声音在地上 邻居 拆卸旧车旧电器 电轮嚓嚓地 时响时停 村头 三五个人 戴着口罩 隔着距离 交谈 中午 厨房里 传来刀在案板上切菜声 油锅嘶嘶地冒着气 抽风机呼呼地开着 父亲打开电视 屋里传来新闻的播报 环卫工人开着垃圾车 从地下 传来抖抖地振颤 一切 在雨水来临时 阳光下进行 有一种生命的呼唤 在焦虑中渴望 让我

  春天来了 文/黄三(黄新平) 每年的春节 法令假期 全民举国同庆 一种全身心的释放 唯独今年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极速爆发 给相邻地区带来恐慌 一场空前的战役辅展 看不见的防线 在你我他心中坚守 家庭聚会取消 出门旅游退票 宅在家里 在锅碗瓢勺与床椅之间 苟且偷安 浓缩梦的方圆 情感的扭带 手机紧密相牵 保护好自己 拒绝病毒 就是给战斗在前线的英雄医护 最大的支持与报答 杜绝聚结 给生命最完美的关爱 日与月 黑与白 春天来了 黎明胜利的

  《一只狗的回忆》 作者:边志韪 窗外的雨下了一整天,从早上醒来直下到晚上睡去。寒风呼呼地敲着玻璃窗,雨丝淹没了窗外的世界。我站在窗前许久,抱着手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一窗的景于我早已厌烦,而除了这一窗之景,此时留给我的只剩独身异地的明灭更漏。我想转身,又想闭眼,却在一刹那被眼前的意外所吸引。那是什么呢?我睁大眼睛,倾身向前,试想用手拨开挡在眼前的雨帘。啊,原来是一只小狗,一只黑色的小狗。大雨拦住了它的归

  《掌心的纹路》 作者:边志韪 木木抓着我的手,用他小小的手指在我的掌心点来点去,嘴里念念有词。我装作没看见,瞥眼观察着。他的手指在我的掌心婆娑着,一会儿沿着纹路滑过,一会儿用指甲抠那凸起的茧。我想他是在数那些或深或浅的纹路,但那么多纹路要数到什么时候。 我拉过他的手想要数一数他的纹路,但令我惊讶的是,放在我掌心的这只娇嫩的小手上的纹路竟是那样少那样光滑,而托住这只小手掌的大手上却是沟壑纵横,越是用力越

  夕阳落了,月挂长空。 天渐渐暗了,远处的霓虹开始闪烁。灞河和着远方的笛子声悄悄流去,远处的桥上一辆火车刚刚驶过。 我坐在木桥上,双手托着下巴,看着静静的水流,那水流流过的,仿佛是太久远的回忆。山上的风拂过我的头发,清凉,更带走花草树木的香。 我就这样静静的靠坐在木桥上,木桥上的木香沁入了我的心房,和着我荡漾的愁绪,化作柳絮飞向远方。莫名的,泪水沾湿了我白色的衣裳,有的落下,落入桥下不息的水上。 人的一

  人织梦,人入梦。回廊望,半阙殇。 你知道,那是一段什么都不曾拥有、什么都不曾回忆的年龄。你将那片海域作为仅仅归属于你的神祗,只因,你渴望一场末世的放逐,以及,年光的救赎。 你看见,弥望的跳动的蔚蓝。你开始学会,用一个冰凉的塑质匣子去摄取它的灵魂,或许只有这样做,它才能够蔓延至永远。 静水深流。 时光倾泻的痕迹,被湮没在你身后的沙滩,凌乱的脚印里。 你知道,那年弥散的日光侵蚀了一切的触及,而老树吟唱的歌谣

  “李一刀”得脑瘤了!这消息一下惊动了省里的有关文化部门,赶紧加快了对“李一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什么录像的、文字资料整理的、实物搜集的,纷纷加快了脚步,笔者也被加入到这个“抢救队伍”。那何谓“李一刀”?名李铁,1954年生,乃金石篆刻齐(白石)派第四代传人是也。 一、“李一刀”与齐派篆刻第四代传人的渊源 中国的传统文化千姿百态,可无论三教九流七十二行,什么练武的、唱戏的、变戏法的、鉴定文物的、舞文弄墨

  《昏暗的房间与满纸的文字》 作者:边志韪 独自枯坐在异乡的小房间里。窗外的阳光已洒遍大地,却唯独不肯馈赠一缕到我的身旁。即使是白天,也要开着灯才能识尽淡黄色书页上的字迹。自从会识文断字,那些蕴藏在身体里的精神与激情便统统幻化成纸页上那些千姿百态的符号,孤独与不屈不管何时何地都有了倾吐的对象。昏暗的房间与满纸的文字是一帧带着光斑的黑白影像,在我脑海里不断闪烁,而真正将它们刻印进心里的时刻却要回溯到二十

  如果你有不想解释的谎言, 那么我将把它放在心里成为我的秘密。 如果你找不到真心的话题, 就请不要伪装你眼里流露的神秘。 你没有很脆弱, 只是安静的保持了沉默。 别借着孤傲的表情玩弄心机, 别用微笑敷衍对你毫无保留的亲近, 偏偏你的善变也藏不住你诡异的欺骗。 你到底是执着了爱慕虚荣的幻境, 一次次背叛着最纯真的信任, 慢慢疲倦了对你的真心实意。 我不知道哪一个是你, 渐行渐远的离去。 看似一点逍遥自在却是一点身不由己

  著名作家柳青说:人生的道路是漫长的,但紧要处往往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我多次想提笔写写他的故事、他的遭遇,但是太多的伤心、太多的泪水,情难自已,迟迟未能动笔,倍感文笔苍白无力,无法表达我对他人生变故的惋惜、无奈和悲痛!一步走错,百步难回啊! 他叫李晓哲,是我在一所高中教过的一名非常优秀的学子,一名我引以为豪、向他人炫耀的得意门生!十五年没见他的面了,我真的很想念他,四处打听他的消息,他一定事业

  故乡的春雪, 我自由而下。 回归大自然, 故乡的春雪, 我的梦想。 我点点滴滴, 锐不可当。 我无私奉献, 万物滋养。 公正的正能量。 故乡的雪, 我似上而下。 云行万里, 我的向往, 我的渴望。 我化气升腾, 无声无私。 我集雾成云, 御风游翔。 我洗月沐阳, 霞衣霓裳。 我泣泪致雪, 散雪凝霜。 滋润着大地。 故乡的春雪……

  (朗诵诗) 望着你们的背影 ——献给赶赴疫区的白衣天使 作者╱孟繁民 你在前面急行, 有人告诉你:前面就是疫区, 病毒肆意虐行。 你毫不理会脚步匆匆。 ”此路通往疫区,行人禁止通行”。 牌子上的字你看得很清, 你却义无反顾, 像似听到了号角, 更加快了脚步向“阵地”上冲。 我没有看清你的面容, 我的眼里只有你那匆匆的背影。 昨天, 你递交了请战书。 今晨, 你没舍得把女儿叫醒。 他怕病床上的老爸不放心,默默地看了好一会,

  也说茶凉…… 我记忆中也有那么一样的院子,一座老宅前的院子,院中有株大桂花树,树下一样的石桌石凳,我曾经坐在树下吹着箫,喝着茶。也是这样的时节,桂花开了,花香越过院墙飘在外很远。 月色皎洁,石桌上放着的箫,凝着露,而我也不知去向。月将庭院照得如银般雪亮,石桌上的茶却让我感觉不到秋凉。我不记得那时的箫曲是什么,但是一定是很静的曲子,即使那石桌上的箫没有人吹起,却也依旧萦绕着那幽香的桂花树,我记忆中的那

  这个城市疲惫的很安静, 星星铺满整个梦境的思绪, 不知道是谁在这里闪动着神秘的眼睛, 映着蓉蓉夜色窃窃私语。 我能听到凉风轻轻低吟的声音, 宛如吟唱着美妙的乐曲, 透过窗台凝望这片清澈般的宁静, 交相辉映着这点若隐若现的美丽。 迎面扑来了泥土沉闷的气息, 仿佛黑暗中撒落着荒凉的寂静, 慢慢掉落在那一望无垠的夜里, 好像顽皮的星星三五成群。 谁知道银河系里藏着多少个闪烁不定的离奇, 寥寥几颗就不见了迷茫的踪影, 已是

  我发在“散文诗吧”的贴子被吧务删除快十天了,题目是《游览家乡的三十五个视角》(26——30),内容没有违规,也没有政治敏感话题,贴子刚被删除时,就申请恢复,也多次私信联系“最美华年”吧主,也在吧主贴子的回复中反复和“三一回五六”吧主说明,但直到现在也没解决。希望尽快处理。下面的图是在回收站中截的。

  我爱我的父母,我爱我的兄弟姐妹,我爱我的朋友。在我的世界里,充满着爱,也充满着被爱。我相信爱充满着世间,我相信爱充满着责任。我相信,在这个世间爱是我们精神的支柱,爱是我们活下去的希望,爱是我们活在这个世间的价值。让我们为爱而存在,让我们为爱而努力,让我们为爱而高歌。同时我更希望这个世间到处有爱,到处充满着爱的世界。 我有爱,因为我爱着我身边的人。我有爱,因为我有被爱我的人。我有爱,因为我相信

  江南雨多情泪 在思念里纷飞 你倾诉别去离后的滋味 我付诸刻骨铭心的体会 油纸伞还为媒 在守侯里排徊 只为你塔底深锁的双眉 我愿用了却尘缘来赎罪 一槌暮鼓苍老了前世今生 百般爱恨 一泓秋水望断了隔世空颜 几个轮回 走进这断桥约会凄美的爱情悲伤的谁 千百年的忠贞镌刻在尘封的石碑 走进这断桥约会不灭的爱火燃烧了谁 寻觅的足迹在故事里来来回回 …… 清幽的夜晚,一个人独自伏案而坐,头戴耳麦,沉浸在你所唱的哀婉凄美的《断桥约会》

  哑巴少年 哑巴少年是个傻子 村里人都这么说 有人看见他 大热天里跑前跑后 给一群牛摇扇子 我扯着大牛角 就要跨上去 傻子急了 把我的胳膊都抓红了 他弯下腰 指了指自己的后背 我知道他想说 你骑俺 我踢了一下他的屁股 说 你这个傻子 然后他把我推倒在地 我们并排着躺在坟子上 坟子上满是青草 坟子的天空被树木割得零零散散 有阳光偷着跑进来 都蹭在了他的脸上 我掏出烟来给傻子 傻子把一支烟插进土里 我们有一支没一支地抽着 烟雾像山谷里的

  【原创】写诗 写诗 太阳从破旧的窗口爬进来 落在那些小猪身上 像落在一堆堆白花花的棉絮上 软弱无力 一头小猪起来喝水,迈开梦幻的脚步 一头伸着懒腰,抖落一地金辉 一头咬住他的裤脚,摇头晃脑 像咬住一只金笔,在写诗 他写了那么多年的诗歌 今天,他甘愿做一个词 在白花花,赤裸裸的意境里 被塑造成一个甘于寂寞的灵魂 他没有对小猪寄予多大的希望 也没有对阳光表现出多么热烈的渴望 他只想,有人再次读到时 是否仍旧像风读落叶,一如

  31、小河的水清悠悠 当西边的太阳成为一个大火球,周围是一片红云,红云外面是亮晶晶的彩云时,我看见远山,田野,河滩,都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橘黄色。我站在河滩上的桥栏旁,望着这醉人的夕阳晚照,望着这空阔寂寥的河滩,不无遗憾,如果河里有水多好啊!可是河里没有水,只有河沙和大大小小的石块,河边荒草萋萋,远处羊群游动。河水呢?那清悠悠的河水怎么不见了?因为住处离这里很近,我记不起多少次来到这里,多少次这样的疑惑

  《荷之四》 荷是极易生存的,无需人的护理,有一方水,便会扎根,开出美丽的花,结出玲珑的果实。荷所以平易。 荷虽平凡,但它的精神却是自由的,随性的,不管流落那里,孑然自生一段风韵。 荷又因水,产生着距离,非是你我所能亲近的,不论你是奸邪,还是端方,都有那段距离阻隔在那里。所以荷是清醒的,智慧的。 荷,距离人虽远,但是可以通人心智的,从茎至根,纵然是盘根错节,却是一直到底的。 有人说,荷是因水而净。荷却是由

  也许你的出现并没有带来多深厚的启迪,但你告诉我——在一朵花开的时间里,请用心聆听。 ——题记 打开《李清照的词与情》,第一章第一首词就是李清照的《如梦令》。接下来的第一句话是:与这首词相遇在语文课本上——一下子,就把我带进了你的回忆,我的回忆—— 一名衣着襦裙的女子泛舟湖上,与一群好友结伴成群,“误入藕花深处”后,一群年方二八的少女不知所措。“荷叶摆、荷花摇、水波荡、鱼儿逃”,只有易安静静地坐着,傍晚

尊龙游戏账号注册,尊龙官网app,尊龙新版app

上一篇:散文诗经典散文诗歌大全 下一篇:回家(散文诗)